文憑試e通訊

  • 新浪
搜 尋
首頁> 職業發展> 行業‧行情> 職人對話 > 電競,唔只淨係得選手﹗

電競,唔只淨係得選手﹗

 28-8-2020 發布

電競,唔只淨係得選手﹗ 專訪電競導演陳俊傑

  「霹霹啪啪、霹霹啪啪」的鍵盤聲不絕於耳,一雙雙巧手在鍵盤上「飛舞」着,這裡是位於旺角,香港其中一個發展電競的重要基地。
 
  玩電子遊戲是不少人的興趣,不過現在它不單單只是一種娛樂,它更能成為一種你可以選擇的職業。電子競技(電競)在2018年以表演項目身份亮相雅加達亞運會,而按照奧林匹克理事會的計劃,它更將會在2022年的杭州亞運會成為正式獎牌項目。香港政府亦開始對電競投放資源,像在2018年,便投放了1億元到數碼港,大力推動該項產業。
 
  可是一提到電競相關的職業你會想到甚麼?絕大部分人第一個在腦內出現的定是電競選手,但電競行業遠不止這麼簡單,當中可有五花八門的崗位,包括選手、教練、分析師、導演等。那麼電競導演到底需要做甚麼?又怎樣才能勝任?一於由現職的電競導演陳俊傑(Eric)為我們一一解惑吧﹗

(位於旺角的大型綜合電競館。)
毅然入行 全乃熱誠
  Eric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,想不到他也是個電子遊戲的「發燒友」。回想當初,他只是熱愛遊戲與為了興趣,就「膽粗粗」與朋友在討論區舉辦了第一個電競比賽。「當啲選手打完個比賽走埋嚟同你講『喂Eric﹗個比賽真係好正』,而觀眾又話睇得好開心嘅時候,我真係好享受嗰種成功感。」
 
  當時是2013年,本來於大專修讀時裝設計的Eric,就是因為電競帶給他的滿足,決定放手一搏,加入了當時剛起步的香港電子競技比賽策劃公司CYBER GAMES ARENA(CGA),正式開展他的電競生涯。「其實一開始都淨係做part time,因為始終唔知呢行發展會點,但最後都係全職去做。你可以話算係對呢件事(電競)嘅一種熱誠,想親自睇吓會發展成點!」 

場上場下的「總指揮」
  談起Eric現在的職業—電競導演,彷彿看到他雙眼突然發光,也變得滔滔不絕起來。在他剛入行時,香港電競產業的確仍未成熟,沒太多人察覺市場需要電競導演一職,但在2017年第一屆「電競音樂展」後,大家發覺要令活動流程、節奏掌控得更好,這個職位實在不可或缺。Eric之前雖然沒有修讀相關課程,但他認為自己在修讀時裝設計時所培養出的美感,在同樣很需要注重美感的導演位置能大派用場。加上自己初入行時累積參與賽事直播工作的經驗,以及不斷向師傅及上網學習操作拍攝器材的技巧,亦為他奠下了穩固的根基。
 
  Eric認為,電競導演與一般導演其實性質相近,只是工作內容有所不同。他比喻電競導演像演唱會導演,皆因都要負責整場活動的過程、直播畫面、現場音響,甚至是制定比賽規則。因此成為電競導演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對電競行業有深切了解,才能給觀眾最好的享受。
 
  在場上活動進行期間,他要安排不同工作人員的崗位,掌控好整場活動的流程;在場下要與本地、外國的業內人士溝通交流,亦要參與制定比賽細節。他笑言自己這份工作就像個「總指揮」。
 
  Eric回憶起之前一場比賽,他在普通的雙循環賽制上,加上一項特別的規則,就是勝利的一方能拿走敗方所有獎金。這令到競技賽事變得刺激萬分,強隊有機會因為失誤而輸掉所有獎金,弱隊亦並非絕無機會,觀眾大呼過癮之餘,自己亦樂在其中。

(陳俊傑,Eric電競導演,現任職CGA。)
本地電競業的現況
  Eric認為香港的電競業才剛剛起步完,現時正在發展階段。他笑指,一開始加入這一行時,所有東西都十分「粗糙」,大家都在摸索階段,但現在已經完善了很多,也漸漸有一個大概的晉升階梯。「如果對電競導演這方面有興趣的話,一般入行三至四年就有機會升做副導演,五至六年就可以升做導演,咁當然係因人而異。」
 
  各行各業都會有其難處,而Eric認為電競業面對最大困難一定是找到適合及足夠的場地。他指,電競比賽的場地需要特別設計,符合各種條例的限制,例如消防條例,以確保安全。另外,選手亦需要有地方進行訓練、培訓,這些都為業界人士帶來挑戰。不過,幸運的是現在電競發展漸上軌道,政府也開始投資發展電競業,行內的工作機會不少,不怕「冇Job做」。
 
給有志投身電競的人
  「熱誠﹗最基本一定要對呢件事有熱誠,之後也要願意去學習、去理解電競的工作。」熱誠二字貫穿了整個訪問,亦貫穿了Eric的電競工作生涯。他又提到這一行十分注重實戰經驗,故此建議同學們可以多去嘗試參與一些與電競業相關的實習或兼職,接觸電競工作的流程以及累積經驗。
 
  近年坊間都有不少院校開辦與電競相關的課程,由基礎文憑至學士學位都有。Eric指增值自己會更具優勢,也認為可以藉此探索自己適合甚麼?需要甚麼?從而再深入當中、學習專業。